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王中王特网10223 > 正文内容

四川人要被“哪吒”两个字逼疯了

发布日期:2019-08-13 03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今年暑假,国漫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票房与口碑双丰收。截至2019年8月2日,《哪吒》票房超15亿,超过2015年的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近6亿。

  这不仅让我们的童年伙伴哪吒大火了一把,还意外带火了四川人。四川人已经莫名被连带着上了好几次热搜,全因为他们读不好“哪吒”。

  当四川人想打出“哪吒”二字时,却发现怎么打都不对,“那咋”、“勒抓”、“挪扎”……到底怎么打啊?这不能怪他们拼音没学好,实在是因为他们念的都是“la zhua”、“le za”和“no zhua”。

  有千千万万个四川人,就有千千万万个“杨迪妈妈”,他们为了用普通话念对“ne zha”二字已经竭尽全力。但为什么他们不仅念不对,还显得很有喜感呢?

  在我们讨论四川人为什么念不对“哪吒”之前,我们先讨论下四川人说的普通话,也就是“川普”,为什么这么喜感。

  看了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朋友都知道,电影里有一个角色叫做太乙真人,他是哪吒的师父,却操着一口流利的川普。

  川普,是一种介于四川话与普通话之间的语言,是本不会说普通话的四川人(也包括原四川,现直辖的重庆人)在普通话边缘试探的结果。

  2019年5月23日,成都的茶馆。在这里你能听到丰富的四川话,就算是吵架,大量的叠词使用也会让人觉得是在卖萌

  自从国家推广普通话以来,四川人民响应国家号召,学习普通线年,四川省的普通线年全国的普通线]。

  但你如果亲自去一趟四川,特别是农村,就知道这80%到底什么水平——大部分四川本地人说的“普通话”,其实都是“椒盐普通话”,而“川普”一词,也就是对这种“椒盐普通话”的调侃式称谓。

  四川本地人日常生活中并没有使用普通话的需求和习惯,自然说不好普通话。直到现在,四川不少中小学教室里还挂着“说普通话,写标准字”的标语。

  和现在恰恰相反,在过去川普并不受人待见。当时人们普遍觉得,四川话和普通话是相当对立的。可以用四川话的场合,绝不用普通话,否则显得你很装X。而川普,夹在四川话和普通话中间,更像一种装X失败的产物。

  2004年,《成都晚报》还有一篇关于“川普歌曲”的讨论,有人就认为,川普歌曲与国家推广普通话的政策相抵触,有的用词还很粗俗[4]。

  2005年11月19日晚,超级女声济南演唱会火爆开场。张靓颖、李宇春、纪敏佳在场上。虽然她们都是成都人,但是当时并没有流行四川方言的歌曲

  但这几年,川普的形象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——川普不再是不土不洋的畸形产物,反而变成了一种网红潮流。

  近些年,先有来自四川的谢帝用四川话演唱了“老子明天不上班,爽翻”,后有四川饶舌歌手gai在《火锅底料》里唱到“老子吃火锅,你吃火锅底料”,还有重庆的王源在节目里创作了包含一段方言rap的《吆不倒台》。

  2017年8月13日,南京,TFBOYS的南京演唱会,王源摆出了他自己设计的造型。王源的四川话rap也让他受到很多川渝本地人的喜爱

  川普被认为是“可爱”、“有趣”、“有喜感”、“搞笑”。为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太乙真人这个角色配音的演员张珈铭说:

  最初(为太乙真人这个角色)考虑的是普通话,后来跟饺子导演和配音导演陈浩老师在录音棚里开玩笑,用川普说了一遍,大家都觉得特别适合。[9]

  川普之所以“有喜感”,是因为它不可避免受到了四川话一些语言特征的影响。比如“儿”类后缀、叠词的使用等。在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中,太乙真人叫的“娃儿”,就是“儿”类后缀中的一种,表示“娃”,“孩子”的意思。

  太乙真人一开口就自带萌点,可能是因为四川话。在四川话中, “儿”类后缀可以分为“儿化”和“儿尾”。后者的“儿”要单独读出来。正是因为以北京方言为基础音的普通话里不常见“儿尾”音,才让大家觉得四川话里的“猪儿”、“兔儿”、“妹儿”、“肚儿”等词语的表达新奇有趣

  此外,四川话里的“叠词”也是一大特色。太乙真人在电影开头喝了一口酒罐里的酒,说“剩下巴底底的也没得意思”,意为“还剩一点儿也没意思”,于是他把剩下的全都喝完了。这里的“巴底底”就是四川话“叠词”的常见用法之一。

  对于熟练使用川普的四川人来说,想要读准普通话的“哪吒”两个字,真的有那么难吗?

  不同于有些西北人不分前后鼻音、东北话不分平翘舌,对四川人而言,学习标准普通话要克服的障碍太多了。

  汉语拼音的构成基本要素有声母、韵母、音调,四川话里,这三个要素,简直就是压垮四川人的三座大山。

  首先是声母。四川话基本不区分平翘舌、鼻音边音,所以什么“四是四,十四是十四”、“刘奶奶拿榴莲牛奶”等绕口令尽管拿去考四川人吧,他们真的很难分清,很有可能全部读成“l”和平舌音。所以有四川人把“哪吒”读成“le za”。

  2019年8月2日,一名少年被电影《哪吒》的海报所吸引。如果是四川朋友们约你去看《哪吒》,他们很可能说的是同一件事,但发的音却完全不同

  四川话还有一些普通话里没有的声母。比如成都话中的“?”在普通线],如果你仔细听太乙真人说的“我”,会发现他念的是“?o”,而不是“wo”。

  其次是韵母。除了前后鼻音不分以外,四川话里还有大量和普通话发音不同的韵母,或者说,有的四川话里的韵母,能够对应普通话的好几个韵母。

  比如,普通话里韵母的发音为“ye、y、u”的字“略”、“育”、“速”,在成都线]。电影中太乙真人喝酒那一幕,他说的“继续(xu的发音类似于sxu)”,就暴露了他的口音。

  一个成都话韵母对应三个普通话韵母的情况 / 王文虎.四川口音普通话的语音特征[J].四川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1994(03):56-61.

 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部分,是声调。即使四川人克服了重重障碍,把声母韵母都掌握了,但别人还是一下能听出来这是川普。

  虽然现在的四川方言区里,三分之二的地方有4种声调,还有三分之一的地方有5种声调,但总的来说,它们不仅内部有差异,和普通话的声调也不一样。四川人在尝试着说普通话时,很容易在转换时把音调归类错误,或者对调值高低把握不到位[6]。

  比如杨迪妈妈试着用普通话读了“哪吒”时,把“ne”念了五遍的二声,在第六遍时又觉得该是四声,这个过程生动地展示出四川人在将四川话转换为普通话时,对音调分类的迷茫。

  除了在发音上和普通话有所不同之外,四川话还有很多形容词、副词和俚语也独具特色。

  比如表示“很”,四川话里可以用“飞、稀、梆”等,如“飞快”(很快)、“稀烂”(很烂)、“梆硬”(很硬)。

  四川人还可以把程度副词“麻”、“惨”等放在最后,像是“焦麻了”(很着急)、“撇惨了”(很差)[7]。这些程度副词,虽说可以大致转化为普通话,但在表达效果上,用“很”就比四川话弱了很多。

  难怪四川人常开玩笑说,普通话限制了他们吵架的能力,影响了发挥,说的就是四川话里独特的词语和用法,难以在普通话里找到恰如其分的表达。

  四川人吵架经常自带萌点,比如特色词语和叠词的使用,体会一下这句话“楼上哪个憨批往老子阳台上甩渣渣,到处都是瓜子壳壳和纸飞飞”

  像太乙真人在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里表示拒绝时,用到了“不得空不得空”,“要不得要不得”之类的表达,对他来说,这些表达太日常太习惯了,若非要用普通话说出来,就只能用川普了。

  其实,不是所有的四川人都说“四川话”。四川方言主要分为三大类,占据主导地位的是四川话(另外两类是四川客家语与湘语)。

  根据四川的语音分区,太乙真人的乾元山金光洞,地处绵阳市代管的江油县,正好处于成渝片的语音分区,这一片区就是在四川方言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四川话。

  师傅念不好哪吒的名字,突然有了“科学依据”。“luo za,你怪师傅不?”

  现今的四川方言最初可追溯到元末明初的湖广移民,这批移民主要来自湖北,他们把湖北话带到了四川,从而形成了以湖北方言为基础的四川话。

  到了清朝前期,由于“湖广填四川”的影响,带着湖北腔的四川话更成了四川省的主要方言[10]。

  2014年11月5日,成都洛带古镇的湖广会馆,是湖广籍移民于清乾隆8年(1743年)捐资修建,因供奉大禹,又称“禹王宫”。这里记录了很多“湖广填四川”的历史

  在四川话的形成中,清末《成都通览》的统计也成了湖广人对四川话形成有深远影响的力证,“现今之成都人,原籍皆外省人”。

  该记载发现,当时的成都人原籍是湖广省份的占比最多,数量达到了25%,其余省份如河南、山西等占比均未超过10%。

  1927年,成都旁边的简阳县县志记载了900多条方言词语,其中明确指出是湖广线条。要是你觉得四川话跟湖北话很像,那一点也不奇怪[11]。

  [5]王文虎.四川口音普通话的语音特征[J].四川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1994(03):56-61.

  [6]林晔.四川方言区普通话学习中的声调问题[J].四川师范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,1999(03):108-114.

  [8]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.我国普通线]“太乙真人”的川普源于录音棚的玩笑.2019.华西都市报.

  [12]IMAX首部国产动画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在成都高新区诞生.2019.